中央指导意见下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的战略战术(上)

2020-04-03 10:33 617 0
本帖最后由 小粉小橙 于 2020-4-3 10:35 编辑

作者|闫春辉、马东晓



随着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知识产权是参与市场竞争的重要战略性武器。在知识经济时代,企业的发展越来越依赖于专利技术、品牌等知识产权的获取和利用。企业拥有知识产权的质量、运用知识产权的效益、保护知识产权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竞争力的高低。但是,我国广大企事业单位在知识产权相关工作上仍有不同程度的改进和提升空间。实践中虽然很多企业也开展了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建设或知识产权贯标工作,但也出现了制度可操作性不高、体系实施未能发挥预期功效等情况。

近期,国资委、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央企业知识产权工作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笔者认为,该指导意见不仅再次彰显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还强调了知识产权工作的“高质量”,更体现了知识产权工作的“闭环”思路,不仅应受到央企、国企的重视,还可被其他企业参考借鉴。由此出发,笔者拟结合大量实务经验,通过上下两篇文章,浅谈对企业知识产权工作在战略战术层面的几点思考,以期对读者和相关企业有所启发和帮助。




一、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的重要原则《指导意见》在总体要求中提出了开展知识产权工作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目前,重视知识产权已成为企业的普遍共识,但如何开展知识产权工作,实践中做法不一,工作质量也不尽相同。笔者赞同企业知识产权工作在“战术”上应具有“个性化”,但认为在“战略”层面均应注意如下三点:1.结合实际、找准方向。不同的企业所处的行业可能千差万别,且行业内部还可进行细分,各所处的发展阶段也各不相同,必须结合行业特点和企业发展现状找准知识产权工作的战略和方向。例如,对于医药行业而言,原研药企业前期研发投入巨大,回报周期长,应当重视专利布局以追求“专利常青”;对于教育培训行业而言,教学内容和师资力量是核心竞争力,应当更重视版权和不正当竞争问题;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工作方向往往在于如何形成自有创新成果并及时获得知识产权,在避免侵权的同时迅速建立市场竞争力、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对于已获得长足发展或已有成熟产品的企业而言,工作方向往往是完善技术壁垒、“管好”和“用好”知识产权。另外,企业还可以运用分析模型为企业战略和方向决策提供参考。例如使用SWOT模型,分析企业的优势(Strengths)、劣势(Weakness)、机会(Opportunity)和威胁(Threats),进而考虑如下四种企业战略[1]:

  • SO战略
    :进攻型,例如通过强大的研发实力积极进行技术创新,获得发明专利或在现有专利基础上完善布局、将专利纳入标准,以获得竞争优势甚至是技术、市场垄断优势。

  • ST战略
    :攻守兼备型,例如通过在不具有竞争优势的地区进行防御(例如申请外围专利),而在具有竞争优势的地区主动出击(例如进行许可),以扩大市场份额。

  • WO战略
    :防御为主型,例如通过技术引进以提升自身实力,通过技术改进并获得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以防御竞争对手的进攻,并在中长期内加大技术研发投入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 WT战略
    :防御型,例如主要通过技术改进以获得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专利,使用或利用现有技术为企业创造价值。

2.问题导向、把握重点。知识产权工作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或者内容非常杂,企业负责知识产权工作的部门或人员在实践中往往感到力不从心。知识产权工作可以以“问题”为导向、把握重点。但是,这一战略的前提和难点是发现薄弱点或问题。笔者建议,企业应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开展知识产权问题识别工作。另有简单的方法是,一方面,企业可以从企业的主要业务条线出发或进行价值链(Value Chain)分析,将主要业务链条的知识产权工作视为相对其他业务更为薄弱。例如,如果主要业务是某机械设备的制造和销售,则可以重点增强该机械设备采用技术的专利保护、对侵犯他人专利权风险的识别和规避、制造工艺图纸等包含技术秘密的保护等。另一方面,如果企业已经实际面临被起诉侵权等问题,则应及时追溯和识别问题来源,并及时进行预防性排查、有针对性的制度性改进。3.统筹兼顾、逐步提升。企业知识产权战略是企业的“市场+技术+产权”组合战略选择,并且是一个动态选择的过程。[2]因此,企业的知识产权工作显然不是孤立的,而是通常需要进行多方面统筹兼顾,包括知识产权部门与企业内部法务部门、研发部门、市场部门、财务部门之间的职能划分、知识产权工作与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进度的协调、企业与外部专业法律服务机构的配合等等。与此同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样适用于知识产权工作,企业应当对现有知识产权工作情况进行调研,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短期、中期、长期目标。根据笔者的实务经验,企业捋顺各知识产权事项、完成基本全面的制度建设大约需要6个月至1年的时间,如果加上试运行和改进,形成较为完善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则可能需要更久。
二、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的实务要点

根据总体要求,为实现到2025年基本建立适应高质量发展需要的中央企业知识产权工作体系等总体目标,《指导意见》进一步对企业知识产权工作提出了“创造-运用-保护-管理-保障”的“闭环式”方向指引,笔者下面结合实务经验提示和说明企业可以进一步采取的“战术”。

(一)知识产权创造

知识产权创造是企业知识产权工作的基础一环,是知识产权运用、保护、管理等工作的前提。但是,提高知识产权的数量容易,创造高质量的知识产权则并非易事。对此,企业可考虑:

1.知识产权挖掘。实践中知识产权挖掘主要指专利挖掘,专利挖掘通常是指在技术研发或产品开发中,对所取得的技术成果从技术和法律层面进行剖析、整理、拆分和筛选,从而确定用以申请专利的技术创新点和技术方案。[3]实践中,技术人员将形成的技术方案或设计方案直接提交转变为专利申请文件是常见操作,但这一操作显然不是最优选择。首先,技术研发应当从对现有技术的了解出发,只有了解技术发展情况,目前存在的技术问题,才有助于产生具有进步性的技术方案。其次,专利挖掘不是一次性的,而是一个动态过程,以便就发明创造及时申请专利。再次,申请专利应当对取得的技术成果从技术和法律层面进行剖析、整理、拆分和筛选,最大限度找到可被独立保护技术创新点,典型的例子是,在医药行业,除了核心化合物结构,企业还往往会挖掘该化合物的中间体、制备方法、用途、晶型等获得专利保护的可能性。此外,从广义角度讲,知识产权挖掘还可以包括品牌培育和挖掘等。2.知识产权评审。从概念上看,本文所称知识产权评审不同于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审查或商标审查,而是企业内部行为,同时,知识产权评审也不同于产品评审、专利资产评估,而是对企业在生产经营和研发活动中形成的智力成果、正在申请或已经获得的知识产权的质量、价值的初步判断,以便后续进行不同的处理和使用。从意义上看,以专利评审为例,对拟提交的专利申请进行评审,可以避免误将技术秘密公开、避免非正常申请、优化申请质量等;对已授权专利进行评审,可以为专利分级管理、盘活专利资产打下坚实的基础,也可优化专利运用,在维权时打出“好牌”。再以商标评审为例,对拟提交商标申请的标识进行评审,可以避免明显无法获得授权的情形,节约企业成本。从原则上看,知识产权评审不仅应当注重公平合理,还应当重视质量和效率,尤其是我国专利权和商标权均采用先申请制的情况下,应避免因评审导致不必要的申请时机损失。从内容和标准上看,应当根据企业实际情况,评审的内容、方式和程度可以有所区别,例如可以根据企业业务方向的主次,也可以根据法律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等指标。3.知识产权获得。周知的是,不同的知识产权获得方式有所区别,例如著作权自作品完成创作之日起产生,而商标专有权和专利权的获得需要通过申请程序等。企业经常面临的难题是,如何选取合适的保护路径对智力成果予以保护,且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结合商业计划获得充分的知识产权保护。关于路径选择,常提常新的问题是专利权和商业秘密之间的选择,笔者在此希望强调的是,专利权保护和商业秘密保护并非“非此即彼”,而是可以结合进行。这种结合可能是对于智力成果的一部分申请专利,另一部分作为商业秘密,也可能是将智力成果通过策略性地撰写提交专利申请,并将商业秘密隐含其中(前提是不存在可以通过有限次的实验获得等“藏不住”的情况)等等。关于充分获得,笔者在此主要说明专利权和商标权的布局。从保护客体的角度出发,在专利方面,上文提到的医药公司围绕核心化合物、中间体、制备方法、用途、晶型提交专利申请形成专利组合,即是一种专利布局。此外,企业为了巩固技术壁垒或竞争优势,还可能采取将申请专利保护的技术方案的规避设计、外围技术等申请专利等专利布局方法。在商标方面,典型的做法如申请防御商标、联合商标等。从保护地域的角度出发,长期以来,我国企业往往忽略知识产权的海外申请,结果因技术方案在中国被专利公开、错过了主张优先权的机会等而在海外无法获得专利保护,或者因不重视品牌输出,而在国外未能及时建立商誉甚至被抢注等。因此,企业应当在申请获得知识产权时具有更高的前瞻性和策略性,合理利用PCT国际申请、优先权制度,一方面尽早固定申请日,另一方面与商业计划相协调。值得肯定的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在“走出去”的同时已经开始注意“知识产权先行”,但也时常出现“盲目申请”的现象,导致大部分申请被驳回。对此,笔者建议,企业如果拟在海外获得知识产权保护,应当对相关国家或地区的审查环境、在先权利有一定了解,进而有助于在具体的国家或地区获得最大限度的保护,避免在授权确权程序中的不当修改或陈述,并提前避免与他人在先权利相冲突。(二)知识产权运用知识产权运用是我国知识产权工作全链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知识产权运营体系建设更是其中的重要一环。如果说知识产权的创造是基石,那么知识产权的交易运营便是通道,是实现价值的通道。[4]企业开展知识产权运营,如下三点尤为值得注意:1.全面的运用思路。从方式上看,知识产权运用主要包括许可、转让、转化、融资、作价入股、证券化等,也有将知识产权维权、知识产权标准化视为知识产权运用的观点。通过正向的知识产权运用,企业可以“盘活”自身知识产权、扩大市场份额、获得市场投资和资本支持。同时,企业还可以通过反向的知识产权运用,即从外部获得许可、受让知识产权等,增强自身实力。例如,企业可以通过许可或转让获得他人技术克服技术障碍。再例如企业在他人“闲置”的基础技术专利上研发出具有较高市场应用前景的改进技术并获得专利权时,可以通过许可或转让消除基础专利对行使改进专利的阻碍,并为自己建立更为坚固的技术壁垒。2.合理的运用计划。实践中,知识产权运营“机遇与挑战并存”。一件动漫“大IP”通过充分许可,完全可以形成影视剧、游戏、衍生品、游乐园等产业链条。一件知名商标通过加盟许可、融资等方式,可能可以快速拓展市场。同时,知识产权运用不能“盲目化”,应当根据实际需要和商业目标有计划的开展。同时,不应将企业知识产权运用视为纯粹的获得经济利益的行为,而应从战略高度加以把握,否则可能反而培养出竞争对手,或者失去自身的市场优势地位。例如当初美国在彩色电视机专利技术开发上占先,但由于美国本土企业缺乏开拓全球市场的战略构想,而是向日本企业发放专利许可,结果反而使美国企业失去了彩色电视机市场。[5]3.必要的尽职调查。在市场交易和资本运作过程中需要开展尽职调查的时间节点和调查内容可能有很多,在知识产权方面,通常是在交易前调查目标知识产权的基本信息、数量、法律状态等等。笔者在此处简单提出两种可能需要开展的“进阶”调查。一是知识产权授权前景或稳定性调查。实践中该调查主要涉及专利权,有的市场主体为了提升自身技术或设计的价值和保护,会就相关发明创造申请专利,该等专利申请可能被纳入交易标的并影响交易额。然而,该等专利申请有最终无法获得授权的风险,即便获得授权,也有因不具备新颖性和创造性等原因被宣告无效的风险(在国外同样有类似的审查和挑战专利权的制度)。二是技术保护程度调查。例如交易相对方称交易的目标技术不仅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其上还有专利保护,可以形成技术壁垒、具有较大价值,但实际上专利保护范围可能因不够大而无法完善保护该等目标技术。文章来源: [color=var(--weui-LINK)]] 微信图片_20200316210529.jpg

服务热线:400-138-0008



文章来源:赛尼尔法务管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