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战疫”,是风口还是挑战?| 行业聚焦

2020-02-21 23:49 528 0
本帖最后由 小粉小橙 于 2020-3-12 23:44 编辑

热点资讯▕  知识分享▕  专业解读
☂ 订阅NewMediaLab ☂
广东省新媒体与品牌传播创新应用重点实验室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637.jpg
本期作者
想插上翅膀的Endless
本 期 关 键 词
在线教育 | 行业风口 | 获客高峰

近日,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为尽可能阻断疫情扩散途径,经教育部研究决定,部属各高等学校适当推迟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时间,未经学校批准学生不得提前返校。地方所属院校、中小学校、幼儿园等春季学期开学时间,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按照地方党委和政府统一部署确定。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642.jpg


与此同时,教育部发出网上教学的倡议,并初定于2月17日通过国家网络云课堂开展在线教育,以保证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既要防控疫情,也不能耽误学业,启用在线教育成为各地开展教学活动的替补方案。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648.jpg


在此背景下,上亿学生涌入在线教育平台,让一批在线教育公司、线上培训机构意外迎来获客高峰期。

这,会成为在线教育的第一声“春雷”吗?

突如其来的“风口”?

教育行业在经历了2016年的投融资高峰后,截至2019年,行业融资事件数呈明显下降趋势。2019年仅仅发生了332起融资事件,对比去年同期降幅高达47%,并且这一状态已经持续三年,2018年下降21%,2017年也下降10%。受行业大趋势影响,天使轮较去年减少了143起,降幅高达70%。资本寒冬一度使整个教育行业人心惶惶。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657.jpg


而在此次疫情背景下,大量的线上学习课程需求,使整个资本市场愈发看好在线教育市场的发展前景,包括好未来、新东方等在内的教育机构股市纷纷大涨。伴随着教育股的高涨,教育机构及平台纷纷趁热打铁,铺天盖地地开启线上免费课程的推广。相比还在陆续铺开的学校线上课程,一些在线教育机构早在1月份就宣布了向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课程。与此同时,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也加快了对教育业务板块的开拓,意在市场红利中分得一杯羹。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705.jpg


这很可能成为行业发展的转折点。一方面平台的获客成本会大大降低,另一方面资本极易快速回暖,毕竟大多数投资方都不会放过这个在线教育大规模普及的机会,实力强劲的头部平台也将获得更多关注。在线教育平台在几乎不用花费任何营销费用的前提下,就实现了新用户的获取,而其只要能够给用户提供好的体验和服务,势必会影响用户的偏好,增加留存率。

但这突如其来的市场机遇就真的能成为“风口”吗?

一方面,受疫情影响的开学时间延迟及家长的“望子成龙需求”已然导致大量在线教育平台争相涌入市场,与此同时,迫于生存压力的传统线下教育机构纷纷转型线上,加大了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715.jpg


另一方面,在线教育仍旧停留在大规模广告营销的流量战中。在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态势下,为抓住此次黑天鹅事件给在线教育创造的机遇,头部平台和新入局者都很可能继续加大广告投放,这无疑给众多盈利前景不明的机构施加了巨大的成本压力。当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选择在线教育的时候,流量在某种程度上变得更加廉价了。而一旦平台或机构的流量转化失利,则会激化市场的大洗牌加速行业内的优胜劣汰。

一边是被激化的在线教育行业的大洗牌,一边是头部平台尚不明晰的未来业绩状况,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场疫情向在线教育行业吹来的不是温暖和煦的春风,而是警醒其快速发展、面向未来、迎接挑战的疾雨

在线教育面临的挑战

1. 短期需求激增与长远规划的平衡点模糊

在线教育的竞争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教育资源和IT基础设施,这两者的缺口并非可以在短期内得到补足。2月10日,由于用户激增,各类直播平台都发生了卡顿、服务器崩溃的现象,导致全行业瘫痪。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720.jpg

以目前各企业的IT基础设施来看,他们的服务器从来没有承运过大量用户同时在线的情况,没有为突发的用户激增做足准备,因此想顺利承接运转,还需快速增加相关基础设施如网络带宽、并发机制等的投入。

事后,各家企业都纷纷修复甚至扩充服务器。尽管此次用户激增是众多企业的天赐良机,但能否将这波免费用户转化为长期用户和付费用户仍然有待考量。而对于因短期需求激增进行扩容投资的企业而言,之后当需求回归平常,就有极大可能导致产能过剩

2. 在线教育的教学效果难以最大化

在线教学的效果由两个因素决定,一个是学习的内容,另一个是学习者的自身情况。对于一般性知识而言,在线教育可以替代线下课堂教育;但在复杂性较高且难度较大的知识面前,由于学生在家的学习自觉性和自主性都较弱,在线教育就无法与线下课堂教学比肩。另外,在人际交往以及一些技能性知识的学习上,在线学习很难替代课堂教学。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737.jpg

虽说在线教育平台拥有更丰富全面的资源,在教学过程中可进行多样性、大范围的知识对比与鉴别,但是由于无法及时得到学生对相关内容理解程度的反馈,在这一点上亦难以与线下课堂教育相媲美。目前来看,如何精准掌握学生在线学习的效率及效果,是众多在线教育机构及平台们需要深入探索的问题。

3. 局外涌入的寡头垄断损伤行业生态

一方面,传统教育机构转型线上,流量逐渐向头部集中。另一方面,以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以及字节跳动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不仅投注了VIPKID、猿辅导等主要玩家,还利用自身流量优势试图抢占互联网教育的高地。字节跳动在流量时代创造了头条和抖音两个“超级平台”,现在又试图将成功经验向各个领域复制,教育板块显然成为其当下的主要目标。

当这场在线教育的流量大战不断给百度、腾讯等流量媒体平台增收,使他们成为唯一旱涝保收的最大赢家时,实质上,在线教育的元气和生态早已不复往昔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746.jpg

风口的来临往往源于无法预测的黑天鹅事件。

就像非典间接促进了电商腾飞一样,这次的疫情灾难也变相地催动了在线教育行业的前进。尽管在线教育行业参与者面临着诸多挑战,危机仍未解除;尽管老师和学生在刚接触在线教育平台时仍有诸多不适,但是这种教育与互联网结合的有益尝试,对整个教育行业来说仍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在线教育背后的现实意义

在线教育的确有效降低了彼此之间的接触风险,摆脱安逸的假期生活,继续投身于学习,其也有助于提升停课在家的学子们的自我效能感。自我效能感是个体对自身能力的主观评估,工作与学历本身作为一种身份的标识,象征着个体的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是个体进行自我评价的重要评判标准。同时,工作学习中项目的顺利完成,也为个体自我效能评价提供了量化的参考。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803.jpg

疫情按下的暂停键给众多学生带来了一个过于漫长的停摆期。在这一停摆期中,个体行动和学习生活所需要的宏观条件,无法单凭某一社会组织和个体掌控。如同加缪在《鼠疫》中提及的那样,鼠疫带给人们一种“流放感”,他描绘道人们被流放到日常生活之外,被迫与所爱之人隔离,独自经受着接连不断的噩耗和日复一日的孤独。对于被流放者而言,除了等待治愈别无他法,而对于疫情中尚且平安的人来说,内心的空虚更为致命。

当学生们长期宅在家碌碌无为时,他们的社会角色囿于“家人”和“子女”,进而失去了校园和学术身份带来的自我效能感,也没有了显而易见评价自己进步的工作或学业量化参考,即会产生“流放感”和空虚感。

微信图片_20200221205810.jpg

此是其一。另一方面,在线教育既能够促进优质教育的共享,也有利于落后地区的学生享受教育的公平公正,这也是基于现实层面的更大意义。

人类发展到今天,不仅在知识的积累上突飞猛进,在传播知识的方式上也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按照法国学者莫纳科提出的观点,人类传递知识大约经历了四个主要阶段:依靠人与人之间直接传递的表演阶段,依靠语言文字间接传递的表述阶段,依靠声音图像记录的影像阶段,依靠人人平等互动的互联网阶段。尽管技术条件早已允许人们将教育与互联网有机融合,但囿于惰性与保守的心态,在线教育始终未曾迎来其风口。而此次疫情或许就是在线教育百年难得一遇的发展契机。

吴琼 | 文字
李闪闪 | 编辑
罗玉清 | 责任编辑


微信图片_20200312225537.jpg
服务热线
400-138-0008
本文来源于NewMediaLab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