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O如何打破固有模式并转型为商业领袖

2019-02-19 18:39 893 6
       CIO重塑自我之路:以下是具有前瞻思维的技术领导者如何摆脱后台订单接受者的角色,成为真正的数字化商业领袖的方法。


与许多公司一样,Aflac的IT部门过去也一直专注于如何快速获胜,并证明自己正在发挥作用。直到有一天,首席执行官Dan Amos要求首席信息官Julia Davis实施一项新的制度,实现在一天内支付索赔,以此作为一种新的竞争优势。

这个想法是可行的,Davis回答说,但不是马上就能实现。“我们已经有了20个首要任务,这需要18个月。毋庸置疑,他不喜欢那个答案,“她回忆说。然后Amos打来电话请她吃午饭。她说:“这在南方有一种说法,意思是我被叫到了柴房。”

在开车去见Amos的路上,Davis意识到“我必须消除所有的杂务。我不能同时拥有20个首要任务。所以我对他说,‘我可以为你做这件事,但我需要你的承诺,让它成为公司的第一要务’”,她和所有的高管同事也都这么说。

最后Amos做到了,IT部门在5个月内完成了这个项目。自2015年投入使用以来,Aflac的“一日支付计划”已通过其专有的SmartClaim在线提交流程,在一天内支付了200多万份索赔。对Davis来说,正是这个项目让她冲破了所谓的“天花板”,巩固了她在Aflac作为一个有价值的商业领袖的地位。

Davis是2018年新一代的首席信息官之一,他们正在不断地证明,他们不仅可以将自己的组织转变为数字企业,而且他们也在改变着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正在摒弃这种古老的观念,即IT是一个成本中心,并随着其领导者越来越成为业务中不可或缺的成员而被持续关注。

“随着数字化和创新越来越强调‘信息’,而不是‘IT’中的‘技术’,首席信息官的角色正在从交付主管转变为业务主管--从控制成本和再造流程,转变为推动收入和开发数据。Gartner的一份报告“掌握CIO新的业务主管工作”显示出了这种变化。

相当多的首席信息官正在积极应对这一局面。报告发现,93%的首席信息官供职于表现最好的组织,78%的首席信息官来自全球3000多家领先的、适应性强的、开放变革的IT组织,原因是这些组织正在向数字业务转型。Gartner的报告称:“这为首席信息官转型至新角色、发展未来需要掌握的关键特征提供了合适的时机。”

CIO需要的一些关键特征是人员管理技能,以及加强跨业务部门关系和解决客户问题的能力。要取得突破,首席信息官还需要有预算和业务管理技能,对业务战略有敏锐的理解,有写作能力。

但一些首席信息官在寻求提高自己在商业同行中的地位时,也遇到了障碍。在Gartner的调查中,近一半的受访者表示,牵涉广泛的文化变革是他们最大的障碍。另一个障碍则是CIO自身的工作目标。根据这项调查,在表现最好的组织中,84%的CIO负责着传统IT之外的业务领域,最常见的是创新和转型。与此同时,Gartner的报告指出,CIO的成功标准也发生了转变,从IT交付目标转向了更基于业务的度量。

根据麦肯锡(McKinsey) 2017年的一份报告,首席信息官几乎需要完全重塑自己,因为作为一个整体,IT的价值主张正在从实施和运营转向整合和创新。45%的受访者表示,IT通过业务流程的支持为组织创造了最大的价值,39%的人则提到了操作稳定性和管理。只有21%的人将技术战略作为其价值主张。

获得MBA学位

获得MBA学位是高级IT领导者重塑自我的一种方式。这就是Matt Mead在数字转型机构SPR实现步步高升时所做的。去年秋天,SPR的首席技术官Mead参加了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高级管理课程(AMP)。Mead认为,在同时出席的大约30人当中,他是唯一一个有技术背景的人。

Mead说:“我一直想回去读MBA,但很难挤出时间。”布斯商学院的AMP“就像是瓶子中的MBA”,他不仅获得了SPR领导支持,他们还支付了Mead的课程费用并提供了六周休假。

过去,Mead觉得,尽管他已经在SPR工作了很长时间,但可能有一些“与金融有关的谈话”他并不一定要参与。

但现在,“虽然我仍然被视为技术人员,但我认为至少人们尊重我对企业的看法,而我接受过正规教育……意味着我获得了会计和经营企业的各个方面的知识,”他说。 “很多时候,首席技术官的角色是一个有着纯技术背景的人。”他说,而他的角色现在更多地的是呈现了一种IT愿景。“越来越多的人把我视为了一个更全面的商业人士。”

Mead说,公司的高管层以一种非常注重商业的方式运作,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因此,IT领导者也必须效仿。“一定要和他们的言行保持一致,因为在那个层面上事情就是这样运作的,但拥有技术背景和技术知识是有价值的。”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在董事会会议室里做一个技术人员“无法让你走得太远,因为这是一场商业对话,”他补充道。“技术最初只是成本中心,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许多企业惊恐地发现了这一事实……但他们现在至少是一家部分的科技公司了。”

Mead说,技术已经成为一种竞争优势,可以用来推动企业发展,这是有帮助的,但他建议,在融入企业的同时,也要认识到“你是独一无二的,是特别的。当你可以介绍一些东西的时候,尽量让他们看到你与众不同的地方。”

‘一种不同类型的CIO'

六年前,Amy Brady成为了KeyBank的首席信息官,但她的职业生涯的第一部分是在消费银行的业务部门工作。虽然她负责着KeyBank的所有技术,但Brady的角色还不止于此;她还负责所有后台共享服务的操作和物理安全。

“老实说,我和其他人一样,在设定和挑战我们的商业战略方面有着平等的发言权,”她说,并称赞了首席执行官Beth Mooney,因为她发现自己想要一个不同类型的首席信息官。于是她让我来帮助改变技术,同时也为了改造业务。而在我与其交谈之前,CIO并不在桌旁。

尽管一开始Brady就承认了这一点,但他知道,要想让公司建立起信誉,就必须做到这一点。“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过去6年,科技趋势一直在加速发展,如果你忽视了这一点,那么作为一名商业领袖,你的日子就不会太长。”

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对各种技术说“不”,因为游说的某些东西可能只对单个业务单元有利,而不是对整个企业有利,所以预算限制一直是一个问题。

Brady表示,IT对KeyBank 2016年首次收购的First Niagra银行的无缝整合能力,“使的我们的合作关系更加紧密了,并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在10个月的时间里,IT改造了240多个系统,并在一个周末“完美地”为KeyBank的平台带来了100万新客户。

而在此次收购之前以及2016年期间,她的团队还致力于加速交付一个新的网上银行平台、一个新的抵押贷款发放平台和一个新的商业承销平台。

“能够在一年内实现这一切,确实为我们的IT团队和业务合作伙伴带来了一些动力,不得不说,‘人们不再认为我们的技术团队能够实现的功能有限了。’现在更多的是,我们的消费能力是有限的,以及员工能学会使用的新系统有多少”,她说。

“这对我们与我们的商业伙伴来说是真正具有变革性的,”Brady说。

她的职业道路意味着必须学习很多新技能。她说,其中最重要的是“保持学习的敏捷性,拥有不断学习的心态,超越自己的舒适区,敢于冒险,让自己感到不舒服。”

可能性的艺术

成长型股票公司General Atlantic的首席信息官Casey Santos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的学士学位、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MBA)和国际研究硕士学位,这让她更容易地突破了职场天花板。她在职业生涯中一直从事商业和IT方面的工作,包括在麦肯锡以及美国宇航局约翰逊航天中心的任务控制部门担任推进系统工程师。

在General Atlantic,技术已经被视为业务的推动者和差异化因素,Santos说,这也是她四年前加入该公司的原因之一。“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没有技术和商业的地方。一直如此。”

但Santos敏锐地意识到,“作为首席信息官,我们需要不断地确保我们能够满足商业需求,实现和满足人们的期望,这是肯定的。”像Brady和Davis一样,她说她的IT团队“在谈判桌上取得的一些重大胜利,表明了这种合作是正确的。”

这里的合作,指的是与投资领导层合作,开发一款定制的专有移动应用程序,员工可以使用该应用程序获取他们需要的关键信息,以帮助指导投资过程。这款应用程序是“有机地构建起来的,它将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因为我们是全球化的,它允许人们进行合作,这对组织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这是Santos的第一个项目,她必须满足10个国家的所有的13个General Atlantic办事处的需求。她说,其中的挑战是“把所有的东西拼凑起来”,并确保不同的意见能够得到倾听。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Santos已经意识到“你或许可以成为一名真正优秀的商业领袖,也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技术领袖,但两者兼备的情况确实很少见。所以,成为一个能说两种语言的人成为了我的目标。

她说,获得MBA学位当然有助于提高商业敏锐度,但从“亲身实践、构建小部件”做起也很重要。Santos认为花在“建立关系、讨论可能的艺术以及应用最新最伟大的技术”上的时间,对于为企业创造价值方面也至关重要。

她说,建立关系是理解公司流程和战略需求的核心。“你必须花时间与商界人士交流,让他们解释自己的问题。了解最新的技术并缩小差距,并就可能性展开对话。”

打破技术道路的职业天花板

Davis认为,是她的MBA学位帮助她在20多岁时就进入了管理行业,而她的大多数男性同龄人都没有这样的经历。她说,她遵循了传统的IT职业道路,然后有机会接受了领导力培训,学习如何建立关系,以及“从各个方面管理员工,对我来说,我的关注点也发生了变化。”

她承认一开始她不是一个好经理。“我知道我不能像管理一个项目那样管理别人。”因此,Davis上了一些指导课程,并从与导师的合作中发现,她的风格必须进行改变。

“这可能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很多人都在谈论他们是如何成功的,对我来说,是我的失败教会了我最多东西,让我学会接受失败,然后……继续前进。”

灵活性也很重要。Davis指出,即使一个公司有它想要实现目标的路线图,你也必须随着技术和市场的变化进行调整。

Davis和Brady都不怕挑战现状。 Davis说,Aflac的领导“希望我给出不同的观点来帮助他们思考,弄清楚如何向那些不想和任何人交谈、想在网上做任何事情的千禧一代推销产品。所以你必须考虑现实世界的挑战,我会提出这个观点,因为我从事科技行业,我必须更快地面对它。”

“如果你在谈判桌上,你的工作就是更加可信地挑战商业策略,因为你了解技术是如何改变市场的,”Brady对此也表示赞同。“当我听到人们抱怨自己在科技集团里只是个订单接受者时,我就会感到不安。我会说,‘不要只是接受命令,而是提出解决问题的替代方案。’”

毫无疑问,技术正在塑造和影响着每一个行业,Brady补充说,优秀的技术领导者必须参与塑造并引导他人,影响或推动商业战略的对话--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

她和Davis还建议创建一个多元化的团队。Brady说:“多年前我在管理创新的时候就认识到,如果你周围的人不仅长得像你,行为和经历也跟你非常类似,你就无法创新。而如果我身边的人在各方面都比我优秀,那么他们在一起的能量就非常强大。”

Davis对此表示赞同,她坚信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Jack Welch所说的,你需要雇佣比你聪明的人,鼓励他们,并帮助他们成长。

她说:“在思维能力上,多样性造就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我不是一个草坪建造者。但我可以在能找到它们的地方寻求效率,”她说。

也许正是Brady的心理学学位帮助她成为了一名更好的领导者。“即使是交付技术,你也在与交付系统的工程师打交道,”她说。“这其实也是一项与人打交道的业务。”



(注:内容转载企业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